镗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镗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情满撒哈拉中国哥哥坚守真爱-【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1:44:44 阅读: 来源:镗床厂家

陆少文是一位中国医生。在援非期间,他曾给尼日利亚迈杜古里地区一位部落酋长的女儿贝莉卡动过手术。贝莉卡是个美丽的黑人姑娘。她不仅能歌善舞,而且还精 通英语和法语,曾到巴黎留过学,在这一带的女孩子中可谓凤毛麟角。她伯父在法国开着一家具有相当规模的公司,她打算度完假就去法国帮她的伯父打点公司。可 自从遇到陆少文后,她将出行日期不断地往后推迟,从而演绎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由爱情的始发站通向友情桥梁的动人故事。

密林小憩 初露心迹

一天休息,贝莉卡突然来到陆少文所在的医院,说过几天就是她的生日,想请他陪她一起到附近的小镇格洛尔买礼品。陆少文不想让她失望,便随她一起去了。格洛尔离她父亲的部落大约一百五十公里,得从撒哈拉沙漠的一角穿过去。他们乘上一辆沙漠越野车,就出发了。

去的时候迎着朝阳,晴朗的天空向他们露出温柔的笑脸,一切比想象中还要顺利。回来的路上,在经过一片树林时,贝莉卡想感受一下沙海边沿丛林的浪漫,二人把车停在一旁的树林里,随后钻进密林。

这片丛林虽靠近沙漠,而绿色的植被却以它顽强的生命力,将干旱、酷暑和炎热挡在了丛林以外。在凉爽的林阴下,他们天南海北,谈了许多许多。当然,谈得最多 的还是贝莉卡的个人打算。她有着一位当酋长的父亲,留在尼日利亚也没什么不好。不过她在法国经商的伯父无儿无女,打算让她到那里去继承他的公司。留学期 间,贝莉卡一下就喜欢了巴黎,前往法国便成为她最理想的选择,她希望陆少文能同她一起去法国发展。

然而,陆少文早有了娇妻和一个可爱的女儿。此外,他还是一位年轻的硕士生导师,多少双殷切的眼睛正在盼望着他的回归。虽然贝莉卡很年轻,也很漂亮,而且她 伯父上亿元资产的继承权,对谁来说都具有很强的吸引力。可是,他的真爱在中国,他的事业也在中国,他不得不婉言谢绝了这位多情的姑娘。不想这一来,却激怒 了贝莉卡。她朝陆少文大吼一声,爬起来朝林子深处跑去。

太阳很快从天边落下去,暮色中的丛林变得一片昏暗。为了抄近路追上贝莉卡,他从一堆树叶上穿了过去。听见“扑通”一声,充满恶臭的泥浆一下子淹没了他,原来这里是一片沼泽。见前面不远处裸露着一块大石头,他于是拨动泥浆游了过去。

见他跌进沼泽,贝莉卡赶紧跑回来。望着浑身都是污泥的陆少文,贝莉卡不由后悔了,含泪道:“陆,都是我不好,我这就来救你!”

她到树林里转了一圈,掐了根很长的树枝回来。树枝虽然有三米多长,根本无济于事。她想了想,忙脱下自己的衣服和裙子,直到剩下一条短裤和一副乳罩。为了救 他,她什么都不顾了。她把衣服和裙子撕成一条条,结成一根长长的布绳,绑上一块石头,然后扔了过去。可是,由于距离太远,布绳还是够不着。陆少文不由道: “先别管我,赶快回去找人!”

这一来提醒了贝莉卡。她对陆少文道:“你待在那里不要动,我马上就来!”

此刻天已黑尽,沙漠的气温骤降,贝莉卡光着身子,浑身不由得直发抖。但她一心要救出陆少文,于是不顾一切地朝林子外面跑去。

求救遇险 重复爱意

她刚刚跑出树林,忽然前面出现一道强烈的光柱,一辆沙漠越野车正朝这边开了过来。她高兴极了,忙朝光柱奔了过去。越野车在她跟前停下,车上立即跳下来两个 黑人男子。见她光着身子,他们双眼立刻透出光芒。她顾不得羞怯,跑过去对他们说:“我的同伴困在森林的沼泽地里,请帮个忙好吗?”

其中一个汉子在她的肩头拧了一把,说道:“好哇,他在哪里?我们这就去救他……”

另一个汉子趁她不注意的时候突然一把扯下她的乳罩,淫邪地说:“只要你答应让我们玩玩,我们保证救出你的同伴!”并将脸贴在她的胸脯上,拧她肩膀的那个汉子趁机抱住她的双腿把她扳倒在地上,并扒下她的裤子。

她一边挣扎、一边怒骂。两个汉子就像没听见一样,一个按住她的双手,一个则扑了上来。她抽出一只手在地上抓了把黄沙朝按住的汉子撒去。趁那个汉子松手之 际,她又用双脚将扑上来的汉子蹬翻,再次抓起黄沙乱撒一通。两个汉子揉眼睛的时候,她赶紧爬起来朝自己的车奔去。等两个汉子追上来,她已将车发动,离开了 这里。由于沙漠昼夜的温度相差摄氏四十多度,陆少文蹲在冰冷的石头上,浑身湿漉漉的直打寒战。两个多小时后,贝莉卡终于从部落搬来救兵。当大伙将他救上来 的时候,他差不多快冻僵了。

由于受了风寒,一回去陆少文就发高烧,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贝莉卡守在他的身边,一夜未合眼。

第二天早晨,陆少文醒来,见贝莉卡眼里布满了血丝,不由道:“都是我不好,害得你……”

“什么也不用说了……”贝莉卡一下捂住他的嘴,随后将头埋进他的怀里,彼此都能听到各自的心跳。

后来的一段日子,贝莉卡没有再去找陆少文,陆少文反觉得心里空荡荡的,总像少了点什么。他心里明白,自己已经深深地喜欢上了这位美丽、单纯的非洲姑娘。

一天,贝莉卡又将车开到医院门口。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控制着他,陆少文二话没说就跟贝莉卡上了车。贝莉卡一直把他带到部落的一座神庙前,部落酋长,贝 莉卡的爸爸和两个哥哥早等候在那里。酋长就高兴地把他拉进神庙,说道:“小伙子,我只有这么个女儿,她是深深地爱你的。请以神的名义发誓,从今往后,一定 要善待我的女儿,两个人白头到老,永不分离,好吗?”

这下子陆少文可感到为难了。此刻,他再次想起远隔重洋的妻子和女儿,想起了那些天真烂漫的学生,他的事业、他的爱在祖国。如果和贝莉卡在一起,她肯定会到巴黎去发展,这对他来说无论如何是做不到的。他既不愿撒谎,又不愿让他们伤心,他一下陷入两难的境地。

见他迟迟不肯表态,贝莉卡不由一声:“什么也不用说了!”捂着脸呜咽着跑了出去。他犹豫了一下,当即追了出去。贝莉卡一下钻进车里,不等他坐稳,就将车发动,越野车像脱缰的野马,朝万古洪荒的撒哈拉大沙漠疾驰而去。

一路上,陆少文大声叫道:“贝莉卡,你疯啦?你听我说!”

贝莉卡加大油门,将车一个劲地往前开。这样狂奔了一个多钟头,越野车才在一片稀疏的树林内停了下来。等车停稳后,陆少文劝道:“贝莉卡,我早就把你当成是我的妹妹了,难道做我的妹妹不好吗?”

贝莉卡摇着头哭道:“不好、不好,我不做你妹妹,我要做你的妻子……”她说着,一头扎到他的怀里抽泣起来。面对充满火一样热烈的纯情少女,他还能说什么?

面对贝莉卡炽热的目光,本能的驱使,他浑身不安地躁动起来,一把抱住她柔软的身躯,就在这时,他再次想起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

他很快恢复了平静,轻轻地放开她,悄悄地站起来。“你怎么啦?”她显然被他中途的退却弄得一片茫然。“我不能伤害你,亲爱的贝莉卡,我真的做不到……”他诚挚的眼神中充满无可奈何的歉意。

“你骗人,你是爱我的,你骗人……”她哭着再次奔向沙漠。

遭遇饿狮 死里逃生

就在这时,一颗毛茸茸的大脑袋突然出现在他的视野中。在离他们不足两千米的沙丘上,蹲着一头威武雄壮的非洲雄狮,正虎视眈眈地注视着这边。陆少文边追边大声叫道:“贝莉卡,前面有狮子,你不要命了?”

贝莉卡也发现了那头狮子,不得不停了下来。陆少文一把抓住她的手,二人赶紧朝车里跑去。他们边跑边回头,只见雄狮已朝他们追来。而此刻,他们已离开越野车六十多米。尽管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回到车上,但他们不敢大意。

二人惊魂未定,狮子已追到跟前。它大声吼叫着在车前转来转去。有几次竟爬到车窗玻璃前,朝他们龇牙露齿,陆少文忙道:“快,把车发动!”

贝莉卡却惊慌地道:“没油啦!”

原来,她是把车里的油耗尽了才停在这里的。虽然车内还装着一塑料桶汽油,但车外有狮子,根本不能下去加油,陆少文不由失望地摇了摇头。看来,只有待在车里等待外援。

他们一直等了好几个钟头,不见一辆车过来。贝莉卡只顾一时赌气,开着车瞎闯一气,越野车早远离了公路。她说道:“都是我不好……”说着“嘤嘤”地哭起来。 陆少文道:“贝莉卡,有我在,你什么也不用怕!”其实,他也是第一次在野地里遇到狮子。面对凶猛的草原之霸,他哪有不怕的?

不一会儿,远处出现一群羚羊,贝莉卡眼里不觉透出一丝希望。如果狮子去追羚羊,他们就可利用这点时间下车加油……可是,狮子只朝那边望了几眼,不为所动。原来它是一头年老的狮子,根本追不上羚羊。转眼工夫,羚羊在他们的视野中消失了。

更要命的是中午赤道的骄阳,火一般烘烤着大地,车厢内变成一座大火炉。而且由于这次出来毫无准备,连一点水也没带,他们的喉咙渴得冒烟。狮子大约也经受不 住这样的酷暑,躲到附近的树阴下张大嘴巴直喘粗气。它瘦得皮包骨,肚皮深陷,看来它已经好久没吃东西了,对眼前两个毫无抵抗力的猎物它是志在必得。只要他 们将车门一开,它立即大吼大叫地扑过来,二人又不得不赶紧把车门扣上。这样重复了好几次,狮子感到树阴离得太远,对监控他们不大方便,干脆钻到汽车底下。

太阳渐渐地落下去,夜暮迅速降临。狮子没一点离去的意思,二人待在车内束手无策。

这时,陆少文突然冒出个大胆的想法。他对贝莉卡说:“不如我把狮子引开,你抓紧时间加油好吗?”

贝莉卡听了直摇头。她用哭腔道:“都是我不好,该喂狮子的应该是我……”

陆少文决心已下,他再次吻了一下贝莉卡,深情地说:“贝莉卡,我爱你,像爱自己的妹妹一样永远地爱你!”说着,从工具箱里拿起一把修车用的小榔头,将车门 一开便头也不回地向前跑去,连狮子也没有料到他会出此险招。见车内的猎物逃跑了,狮子立即从车底下钻出来,紧紧地追了上去。

眨眼的工夫,狮子便将陆少文撵上,并很快将他扑倒在地,一阵狂撕猛咬。在体形巨大的狮子面前,他显得是那样的瘦小羸弱和不堪一击。

这时,车内的贝莉卡以最快的速度给车加上油,然后连车门也来不及关就将车发动,朝狮子冲了过去。狮子见越野车朝它撞来,不得不扔下陆少文,跳到一旁。贝莉卡忙将受伤的陆少文扶上车,然后加大了油门,越野车像离弦的箭向前疾驶,很快离开了这片令人生畏的死亡地带。

贝莉卡赶紧将陆少文送往医院。陆少文的一条胳膊和一条腿被狮子咬断,后脖子和腰部也不同程度地受伤。在受到狮子攻击的时候,幸亏他用双手护住脖子和头部,才幸免于难。

陆少文在医院的病床上躺了二十来天,贝莉卡天天都来看他。不过,贝莉卡再也没有提起那令人揪心的话题。直到陆少文准备回国,在送他去机场的时候,贝莉卡才 告诉他一件使他感到十分惊讶的事情。在上神庙的那天,她彻底地绝望了。明明知道那一带常有狮群出没,她却故意把车开到那里去,其实她是想和他同归于尽的。 后来,她改变了主意。并非别的原因,而是她被他高尚的人格所感染。自己虽然不能做他的妻子,而拥有这样一个品德高尚的中国哥哥不是同样引以为骄傲和自豪 吗?

北京肺癌医院前十名

nk细胞免疫治疗的价格

北京301医院干细胞价格

nk细胞免疫疗法副作用